主页 > imToken怎么下载 > [imtoken官网下载中国版2.0 ]:固化的美国高校排名:分层化的高等教育与学生的艰难求学路

[imtoken官网下载中国版2.0 ]:固化的美国高校排名:分层化的高等教育与学生的艰难求学路

admin imToken怎么下载 2022年08月28日

编者按:美国大学新学年即将到来,新生们期待着未知而新鲜的大学生活。对于还处于择校阶段的学生和家长来说,如何选择自己心仪的大学意义重大。很多人也会参考排名,拟定一份学生喜欢的大学名单。然而,竞争激烈的排名系统导致一些学校为了提高排名而造假或拒绝合理公平的录取。随着排名系统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它反过来“绑架”大学机构,影响录取、师资和捐赠者的意愿。最令人不安的事实是,该排名所关心的价值取向会进一步加深美国高等教育的分层,鼓励富裕家庭的学生接受“优质”教育,却忽视了低收入家庭学生的需求。作者大卫·柯普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研究生院的教授。这篇文章最初发表在《国家》杂志上。

几年前,绰号“蓝调行动”(Operation Varsity Blues)的收购美国名校丑闻登上头版新闻。为了保证自己的孩子能考上精英大学,一些富裕的父母愿意出巨资给一个承诺“部分录取”的企业家。在过去的十年中,相关人士为学生伪造运动记录,贿赂大学工作人员,甚至聘请专家代替学生参加SAT考试。对于公众来说,对这些父母及其教唆者的刑事处理是对那些欺骗制度的人的公正惩罚。 当地时间2021年12月22日,美国DC华盛顿州,白宫新闻秘书珍·普萨基(Jane Psaki)在吹风会上证实,拜登已宣布将学生贷款还款期限延长90天,至明年5月1日。

但是起诉这些诈骗犯真的解决了问题吗?几乎没有。这个关于特权父母的挑衅性故事远远不是一个孤立的丑闻,甚至只是冰山一角。它显示了美国大学招生系统是如何系统性崩溃的。由于顶级学校的名额几乎像电影《泰坦尼克号》中的“在海洋的中心”一样稀缺,富裕的父母正在争夺每一个优势。然而,我们需要认识到,是大学创造了目前的体系:它们急切地推动这些家长激烈竞争他们在排名游戏中的成功所带来的声望和金钱。

里德学院前校长科林·迪沃(Colin Diver)在他的著作《打破排名》(Breaking Ranks)中详细解释了排名行业,包括最臭名昭著的《美国新闻世界报道》(U.S. News World report),是如何推动这种恶性循环的。如果你想买车或者买冰箱,《消费者报告》的排名系统很好。然而,正如戴夫指出的,在选择大学的问题上,没有正确的答案。排名公司用伪科学的方法兜售各种花哨的配方。当权威机构如《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及其同类杂志权衡相互排斥的价值观:学校的选择性和学费的可负担性;当学校的声誉高于预期的毕业率时,他们正在对“大学教育真正重要的方面”进行意识形态上的判断。另一方面,《华盛顿月刊》强调大学对公共利益的贡献,关注社会流动性、研究和促进公共服务。这是个好主意,尽管执行起来并不完美。然而,很少有证据表明杂志对学生的选择有很大影响。所以从排名结果可以看出,在这些计算中,最重要的是学校的财富,或者间接的说是学生的财富。直接证据就是排名前20的大学都是有钱的私立学校。

“排名游戏”是一件高风险的事情。一所学校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中的排名会影响申请者的数量和资格,申请者的决定很大程度上受学校声誉的影响;影响捐款人的慷慨程度,他们喜欢向排名靠前的学校捐款;影响学校相关受托人的炫耀权;当然也会影响教授的吸引力。这是一个永恒的循环:一个录取更多资质好的学生、收到越来越多捐款、师资力量更强的大学,排名会更靠前;这反过来会导致更高的选择性、更多的捐赠、更快乐的受托人和更有声望的教授。因为排名是零和游戏,一个“成绩差”的学校就会在排名榜上下滑,校园就会一片混乱。

大学投入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金钱来操纵这个系统。克里斯托弗讲述了天普大学商学院多年来为其在线MBA项目提交虚假招生数据的故事。根据这些信息,《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将这个项目评为全国最好的项目;申请人数增加了一倍,捐赠者打开了他们的支票簿。然而真相大白后,天普大学的排名一落千丈。学生起诉学校欺骗他们,策划这个项目的院长被判电信诈骗。

和“大学蓝调行动”丑闻一样,天普大学的丑闻成为了全国新闻。《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认为这所学校只是一个可靠系统中的烂苹果。负责排名业务的罗伯特·罗伯特·莫尔斯表示,他将“严肃对待误报事件”,但也指出错误“很少”。

但是莫尔斯是怎么确定的呢?该杂志相信大学,但对于试图提高排名的大学来说,他们面临着一个强大的诱惑,那就是通过作弊来提高排名。像奥斯汀-皮伊州立大学、达科他卫斯理安这样的地区大学都是这么做的,知名的国立大学也有作弊的。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埃默里大学和海军学院在毕业率和研究拨款、申请人的成绩和GRE成绩、学生多样性和学生援助方面提交了虚假数据。但是,排名行业当然有理由对一切视而不见。因为排名体系最终取决于高校提供的必要信息,以及高校对排名的认可和维护。

然而,没有必要为了出人头地而这样做。正如我在《莎士比亚、爱因斯坦和底线:高等教育的营销》一书中指出的,许多机构使用阴险、不道德但完全合法的策略来提高自己的地位。正如东北大学前校长所说,“毫无疑问,这种制度会导致学校之间的博弈”。

因为U.S. News的公式有利于那些拒绝大部分申请人的学校,一些大学为了看起来更有选择性,会录取那些没有机会被录取的学生。同样,如果一所学校认为最优秀的申请者无意入学,它可能会将他们列入等候名单。这种行为的前提是学校认为如果这些学生真的想入学,他们会明确表示意向。一所大学在同级行政人员中的声望也会影响其排名,所以一所大学可以通过给竞争对手较低的“声望”分数来降低排名。此外,大学会操纵教职员工与学生的比例,甚至包括那些很少进入课堂的学者。校友比例可能被扭曲,学校会将该机构长期不联系的校友从捐赠名册中删除。

这些排名最令人不安的结果不是大学可以利用它们,而是它们只会使已经高度不平等的教育体系进一步分层。由于这些公司向“新生SAT分数和GPA高”的大学提供奖励,学校倾向于追求那些更有可能在这些指标上表现良好的富裕学生,而忽略了那些可能从良好的大学教育中受益最大的学生。越来越多的大学通过授予他们优质奖学金来吸引表现优异的富裕学生,同时根据学生的需求削减财政援助——迪弗称这种做法为“反向罗宾汉”。《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考虑的毕业率也起到了同样的作用(毕业率在学校总分中给出了17.6%的准确比例,真的很搞笑):富裕家庭的高中生比弱势家庭的高中生拿到学位的几率更大。2017年平等机会项目的一份报告指出:38所大学,包括5所常春藤联盟学校(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中排名都很高),录取了大量来自收入最高家庭的学生,占收入范围的1%,多于来自收入最低家庭的学生,占60%。

同时,像乔治亚州立大学这样的大学处于劣势。它不挑剔,只接受平均成绩为B的申请人,以及附属社区大学的毕业生,其中许多人勉强读完高中。正如我在《远离校园丑闻》中所描述的,佐治亚州立大学为让这些学生走上获得文凭的道路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它的努力得到了回报。这所学校的少数民族学校、低收入和第一代大学生的毕业率甚至高于他们的白人同学。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排名系统中,佐治亚大学本科教学排名第二,最具创新性学校排名第二,社会流动性排名第11,但在全国排名第239。

我们能做些什么来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1983年,当《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决定对大学进行排名时,这些学校机构可以无视杂志要求他们提供信息的要求。他们本可以精心设计一个模型,强调学生在大学期间清晰写作和批判性思考能力的提高,因为有一些工具可以很好地衡量这些“增值”因素。这个模型还可以包括少数民族、第一代大学生和获得学位的低收入学生的人数。简而言之,大学本可以优先考虑学习和公平,而不是他们的声望。不幸的是,他们赶上了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的潮流,开始疯狂竞争。扭转这一趋势为时已晚。正如迪弗所指出的,当里德学院拒绝向《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提交数据时,该校受到了排名垫底的惩罚。

一个更公平的排名系统将突出像佐治亚州立大学和纽约城市大学这样的大学,它们的使命是帮助贫困家庭的学生进入中产阶级,而不是只关注像耶鲁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这样的机构,它们的工作是为学生的成功资格增添光彩。一个更公平的排名系统将表扬那些拥有一流教学、学生对学习的投入以及校友表示大学生活非常充实的学校。但是,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这种做法不太可能有吸引力,因为在这个社会,精英统治的神话依然盛行,威信才是最重要的。